欢迎进入学好会计网!会计考证、实操、零基础培训。咨询客服择校试听。
在线客服|收藏本页

免费咨询热线

400-819-0267

当前位置:主页 > 会计热点 >

几十年老会计经验分享:于细微处看财务

作者:西江月  来源: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时间:2018-07-26 10:05

在这个充满激情与焦虑的年代,几乎所有人都在疯狂地追求事业的攀升速度,极力地想拓宽自己眼界的广度。但是,在肖桐青看来,工作的真谛却是追求深度——将细节做到极致。

年少时曾痴迷于绘画的肖桐青似乎一直将自己的财务事业当成一件艺术品来精雕细琢。不管是在基层岗位从事具体的会计核算工作,还是在华东电力集团公司担任财务处长和副总会计师从事财务管理工作,或是在华东电力集团财务公司担任总经理工作,他都十分注重细节,并且善于从中发现问题。而正是在这种对工作细节不断的打磨中,肖桐青将自己塑造成了财务领域的一位“匠人”。

  几十年老会计经验分享:精雕细琢,于细微处看财务
会计口述历史=肖桐青

一波三折求学路

虽然和财务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但是在肖桐青看来,自己最初接触财务却更像是巧合。

初中时的肖桐青对于美术有着不同寻常的热爱。不俗的绘画天赋,加上经年的苦练,他的画作成为当地报纸的常客。

初中毕业,肖桐青报考了武汉艺术师范学院,专业考试、笔试全都顺利通过,但在最后的面试环节却出了问题。

考官问肖桐青,“反右斗争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年少的他觉得自己人哪有什么敌我矛盾。他的美术梦就此被打断。

考试失利的肖桐青只能回到家乡的高中。好在学习成绩还算优秀,1961年,肖桐青顺利地考入了湖南电力学院的河川枢纽及水电站专业。

回想起自己为何报考湖南电力学院,肖桐青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高中政治课上的一句口号——“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上全国电气化”。

但是,在当时财务会计干部下放转业、大专院校财会系停办、财务会计工作混乱的形势下,水利电力部财务司决定将湖南电院部分工科一年级学生转学财务,作为培养财会人员的应急措施。肖桐青的学业不得不面临再一次转折。

就这样,在经历数次巧合后,肖桐青第一次接触到了财务,并且在此后的一生中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

深入劳动第一线

1964年,作为湖南电力学院第一届财务管理专业的学生,肖桐青和他的大学同学们受到了全国各地电力部门的青睐。他和其它七位同学一起被分配到了地处上海的华东电业管理局(下文简称“华东电管局”)。

按照当时中央的规定,大学生参加工作后需要先到基层劳动一年。于是,肖桐青被安排到杨树浦电厂修配分厂的泥瓦班从事保温工作。

从“泥瓦班”这个名称就可以知道,这不是个清闲的地方。事实也的确是这样,肖桐青每天的工作就是去锅炉车间劳动。在锅炉车间里高达四五十度的高温里,肖桐青需要把做好的石棉瓦一块块烘干。所以,不管春夏秋冬,肖桐青经常都是在大汗淋漓中度过的。即便是冬天在室外拌混凝土,穿的棉衣都被汗水湿透了。

紧接着是“四清”。不过,这次的工作多少和财务还有点关系——肖桐青被安排到四清工作队中去南市电厂、修建工程队从事查账工作。

1966年,肖桐青终于得以回到华东电管局等待分配工作。

在那个“出身”几乎决定一切的年代里,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肖桐青只能到工作最为艰苦的分管农村业务的上海电力排灌公司报到。

工作虽然辛苦,但肖桐青任劳任怨。在被抽调到该公司的“四清”工作队工作时,周末没有人愿意加班,肖桐青就自告奋勇顶上来;晚上没有人愿意在单位值班,肖桐青就自己一个人坚守在深夜值班的岗位上。

付出终会有回报。

1969年,原华东电管局财务部门的骨干力量几乎全部被下放到“五七干校”,二十几人的财务部门最后仅剩四个人。电力属于要害部门,工作不能怠慢,所以组织急需抽调干部补充到财务部门来。后来,经华东电管局提议,军代表同意,肖桐青调入华东电管局,成为了当时财务部门的第五位员工。

原来二十几人的工作量摊到五个人身上,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其中,最让人头疼的就是每月的报表汇总。因为汇总表很长,他们戏称为“哈达表”。当时华东电管局下属单位有38家,每个下属单位的报表都需要纯手工汇总,而且不能有丝毫差错。没有任何信息化工具的肖桐青就利用最原始的方法——拿尺子比对,逐个核对、抄写、汇总。

慢工才能出细活,正常的工作时间远远不够。每到周末,在华东电管局的财务处里总能看到一手带着孩子(爱人是星期天上班),一手拿尺子,仔细盯着报表进行核对、抄写、计算的肖桐青。

文革中期,虽然电力生产正常,但是一些地方却存在电费回收欠费的问题,这直接影响了电力安全生产和国家财政收入。1971年,华东电管局安排肖桐青一行四人深入安徽、江苏、浙江、上海等地农村调查欠费情况。

盛夏,南方正是酷热难耐的季节。当肖桐青一行人来到电费回收欠费比较严重的安徽巢湖调查时,又赶上农忙季节,只有在早上六点之前,夜里十点之后才能见到公社书记一面。于是,肖桐青一行人只能挤在一辆小罗马吉普车里,起早贪黑地颠簸在农村的土路上,历尽千辛万苦寻找各公社书记来协助催收电费。当时,调查组一位东北电管局的女同志甚至因为天气酷热和旅途劳累,导致全身浮肿一病不起。

从1971年7月中旬到9月初,肖桐青头戴一顶草帽,脚穿一双塑料鞋奔波了许